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昌业 > 大量IP改编转战网剧,是因浪潮褪去,还是一种产业新逻辑逐渐浮出?

大量IP改编转战网剧,是因浪潮褪去,还是一种产业新逻辑逐渐浮出?

文/陈昌业

19日,由孚惠资本主办,以渔科技承办的“监管风暴下影视产业的投资新逻辑”论坛在在上海展览中心西二馆举办,孚惠资本董事长胡明发表了主题演讲,随后耀客传媒董事长吕超、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孚惠资本首席投资官狄斌斌以及胡明一起在圆桌论坛部分就论坛主题贡献了更多的真知灼见。

左起胡明、吕超、罗立、狄斌斌、陈昌业

当视频网站抛出56个大IP项目,电视台采购主任们惊觉,为什么好多我们不知道?

胡明在演讲里提到当下“不做网生内容的娱乐公司是没有前途的”,吕超则从另一个角度讲了内容生产公司拥抱网生内容的必然性。

“在刚刚过去的上海电视节,对所有电视台的采购主任们、采购人员们冲击最大的就是上海电视节第一天,企鹅影业开的那个发布会,公布了56个大IP的内容。电视台的主任们,出来以后跟我讲,为什么这些内容我们都不知道?”当用户的时间注意力从电视台不可逆地转移到了视频网站上的时候,以采购价格为代表的权力棒也就完成了自然的交接,“现在所有的制片公司首先是拿这些内容给互联网。从价格来讲,比如说像《如懿传》,互联网给的是900万/集,电视台给的是600万/集,你说我们(内容公司)给谁。《长安十二时辰》优酷出了1200万/集买下所有的权利,未来顶尖大剧的所有版权可能都是在互联网上了,互联网出于改变消费者观看模式的需求,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但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哪家电视台在融资。这不是同一个战场上的竞争,大势所趋,势不可挡。”

耀客传媒董事长吕超

“2014年我们拍的《离婚律师》,腾讯独播,单网的点击是破纪录,20亿。去年我们的《幻城》是180亿,这个数字去年还能排到前10名。但今年基本上都是200亿起了。这是我们整个市场迅速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把更多有价值的用户更大量的碎片的时间、更多的年轻人拉到了剧集的市场。优酷的老总杨伟东讲,现在已经不是电视剧、网络剧划分的时代,是优秀的剧集划分的时代,剧集把中国大多数互联网的用户纳入到了我们视频播放器前面,整个市场比原先起码扩大了两三倍不止,这是一个市场前景。所以这一波市场的需求会激发出更多优秀专业性的公司往前走。谁能够拥有了用户的时间,谁就会拥有明天的市场。”

网剧已是IP改编大户,是因为改编成电影太难了吗?

一年的时间,去年上影节上大量的IP改编电影项目未有进展,倒是很多公司在今年悄悄地把这些电影项目转成了网剧项目。阅文集团可能是中国目前最大的IP库,正在与很多大大小小的影业公司展开以IP为核心资源的合作,罗立当然也就更加知道网剧、电影行情的冷暖——

“从目前的情况看,购买后改编成网剧比重最大,其次是网台联动的剧集,电影比重相对薄弱,纯电视剧几乎已经为零。这个其实是跟整个内容的轻重是有关系的,最轻的一定最多,最重的一定会最少。虽然一部电视剧的投资可能很多时候都超过了电影,但从时长对比性来说,电影还是非常重的。”

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

“就像在刚开始聊到的一个问题,电影公司做电影就像赌博一样,我也一直有这个观点。看好莱坞,最早是“十大”,到“八大”,再到现在的“六大”,做着做着就有一些大公司没了。因为只有赌场才会不断地把大玩家消灭,但如果是一个正常生产的市场,你做得越好反馈来的正向效应结果也会越强。

“IP本身还有另外一个特性,互联网的内容更年轻化,接受这些内容的人群,他需要的内容更快,而且整个用户群更年轻,去对比网剧、网台的电视剧、电影,它们的受众年龄是一个比一个大,所以IP改编会优先在网剧上得到体现,这也是很正常的。

“网剧拍好了可以拍电影,像《三生三世》有电影,《鬼吹灯》也有电影,所以,好的IP改编还得拍电影。这是一个从‘轻’到‘重’沉淀的过程。先用大网去筛,剩下用小网筛,剩下最最好的部分就轮到电影出场了,这是一种保险的方式。我们选择最好的内容,最有把握的内容,最有可能盈利的内容拍成电影推向市场,这是一种成熟的体系。美国也是,美国可能不是电视剧制造,但他很多电影来自于畅销书、畅销的漫画,畅销的故事,他们也不自觉做这样一个过程。”

对电影的投资、制作和经营更加熟知的胡明也认为,目前的网剧优先是一种自行找到的对好内容的筛选办法,对于电影来说,虽然看上去有些风光不再,只是因为过热过于激进的行业正在进入调整期,“主要是因为前些年日子过得太好了,我们习惯闭着眼睛就能涨30%的情况。我们真正有品质好的电影,大家能记得住每年太少了,最多只有一两部,所以这是进入了一个沉淀和消化的阶段。我相信可能三年以后,经过大量超级网剧的积累和筛选出来的好项目,会出来一批新的更好的电影。但我相信一定不是今天这样一个创作的方式,不会像今天我们几个导演闭起门一拍脑袋攒个故事拍吧。新电影会在三年以后出来,但是它的创作方式,所走的路径前面一定会经过一段沉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之后出来的大电影,可以用到电影的大屏幕打造的奇幻画面配上高科技的技术,给用户带来的体验一定会是更加冲击性的,相信那个时候电影还是会有自己的春天。”

孚惠资本董事长胡明

严管跨界并购,“我还蛮喜欢这轮风暴的”

孚惠资本首席投资官狄斌斌曾就职于中信建投投行部,专注于TMT行业,从华谊兄弟到光线传媒,行业内相当大一部分的娱乐传媒公司的资本运作都有其身影,就像他自己在论坛上介绍的,“大概在八九年的时间里,把传媒行业公司全品类的资本运作基本上都做了一遍,IPO、并购重组、借壳等,尤其影视公司更多。”

孚惠资本首席投资官狄斌斌

相比于外界对于这一轮来自“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风暴的担忧和迷惘,狄斌斌则是云淡风轻,尤其是对于对跨界并购的严管甚至还有些喜欢。

“为什么监管机构又会往回走?因为跨界并购多了以后,良莠不齐,有很多公司没有完成业绩对赌。监管机构的点很简单,最大原则是不能出风险。所以跨界并购重组严管的原则就出来了。

“跨界并购这件事情从行业的特性来说,无论是从创业者和原本公司企业文化的融合而言,或者是被并购这批公司的业务特性而言,都要面临一个问题,三年以后即使业绩完成了对赌了,被并购公司的主要团队还是要走的,因为三年以后再起个平台太容易了,导致留给传统上市公司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巨大的商誉减值。”

主持人:以渔科技创始人张一君

大量的跨界并购被叫停,虽然令一些公司失去快速插上最优的资本化工具翅膀的机会,但也给了很多有着优秀业务能力的小公司一个新的机会,像狄斌斌这样在泛娱乐投行业务的投资人反倒可以去粗取精地发现大有未来的小公司,“我蛮喜欢这波监管风暴的。最大的好处是,不用面对那么多急于被并购的公司了,可以沉下心来发现一些心思在业务上,有所坚守的好公司。我们过去一直做传媒公司的IPO,之前也是伴随着这些大企业从最小的时候开始,类似新丽就最早是10多个人,到现在基本上市面上好多热门的剧都是他们的。监管风暴会让一批更优秀的企业更好的沉淀,更顺利地登陆资本市场。”

毕竟不是一刀切,监管层在用严格的办法去筛选更优的公司,狄斌斌还半开玩笑地也给了很多谋求并购的大公司以及谋求被并购的小公司以信心,“我们退市制度也挺难的,同行业的整合发展,总得让他并购吧。”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为“壹娱观察”独家首发。转载请联系:壹娱观察(个人微信ID:yiyuguancha6)

壹娱观察(公众号ID:yiyuguancha)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推荐 1